LESLIE L

水蜜桃不管在哪里都很好吃 「佣幸❤」

佣幸


佣兵 奈布-萨贝达 x 幸运儿



序.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


The Sonnets 18 By William Shakespeare


我能否把你比作夏季的一天?
你可是更加可爱,更加温婉:
狂风会吹落五月的娇花嫩瓣。



幸运儿现在很紧张,也很尴尬。
他相信自己的样子现在看上去一定傻透了:
不管怎么打理都还是略显凌乱的棕发、
紧张的无处安放的双手、
额角因为过热的壁炉所洇出的薄汗、
涨红的脸颊、
飘忽不定甚至因为难而显得湿漉漉的双眼、
以及颤悠悠含在嘴边的蜜桃味pocky。




很明显,
我们可爱的幸运儿小天使在艾玛小姐一周一次的pocky game中又被针对了。

只是令人好奇的是,以前不管艾玛小姐怎么捉弄幸运儿,他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过,看起来就像个干了什么令人发笑的傻事而被大家发现的小孩子,紧张,不知所措。


“但是意外的可爱呢。”

海伦娜轻笑着说道。

“海伦娜小姐,你、你不要再开我的玩笑了,”

幸运儿甚至结巴了起来。

“对啊,海伦娜,你可太不淑女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莱利用一贯的上等人的傲慢语气说道,“我是说,你不是看不见吗?这我可没有说错吧?”

“有些事情可不是眼睛看到的那样哦,律师先生,”
海伦娜回应道,
“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可坐在幸运儿的旁边呢,这样近的距离,我都可以听到我们幸运儿颤抖的声音呢。”


啊啊啊啊啊海伦娜小姐你原来是这样的吗?!!!
你这样我以后都不敢做你旁边了啊!!!


幸运儿内心疯狂吐槽。



“扯远啦!小幸运!快一点啦!”

园丁小姐姐迅速回归正题,
她可不想错过今晚这场好戏,
嘿嘿😜

“所以你到底要和谁一起吃完这根pocky呢?”



啊。
完蛋了。
早知道就不该参加这次游戏。


幸运儿绝望:)



其实也并不是太难的挑战,游戏规则是经典的传递pocky,但是惩罚是pocky在谁那里断掉谁就要在在场各位中挑选一个人来和自己一起吃完盒子里任意一种口味的pocky。



同时。


吃一根。


用嘴。


感受到艾玛小姐的爱了吗,小幸运?

幸运儿表示这个挑战我不接受。
但是这并行不通,因为上一局小丑先生都和威廉一起吃了一根,
虽然最后两个人差点打起来,
但是请你想一想,
那是谁?
小丑和前锋诶。
像这种你挂人我就撞死你的水火不容的大死敌都规规矩矩的遵守了游戏规则,
他幸运儿又怎么可以破坏规矩呢?


更何况给艾玛小姐撑腰的厂长先生实在太可怕了。



幸运儿还想活。


幸运儿还是乖乖接受惩罚活下来几率比较大。




那么问题来了,


现在幸运儿要抓一个小朋友来玩可能会亲亲的吃东西游戏。


谁会是那个幸运儿呢?


:)




首先,监管者们是幸运儿永远也不会排入选择的,万一不小心发生什么,那么平日里游戏的时刻就会很尴尬了。


他可不像威廉那个肌肉笨蛋。


其次,在场的小姐们都是幸运儿的好朋友,虽然都很愿意帮助他但是幸运儿总是如此纯洁,他不好意思。


至于剩下的,


emmmmm……



律师先生是绝对不会做对自己无益的事的,克利切喜欢艾玛小姐,冒险家......你看他已经把自己变小了,这拒绝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魔术师先生....坐在这里的是幻体,真的那个从刚才小丑一抽到pocky的时候就跑了。







还有一个。









佣兵。










佣兵先生。













奈布-萨贝达。









可是........






虽然上一次在游戏里奈布前辈已经和自己相互表白过心意......

但庄园里的大家都还不知道这件事,

大家都还以为自己和奈布前辈是很好的伙伴,

万一他们知道了,

会不会讨厌自己?

会不会,

会不会讨厌奈布前辈?

我......

无论如何

也不想让奈布前辈为难啊。

怎么办?

这种时候可不要哭出来才好。








佣兵直直的盯着眼前张皇无措的幸运儿。

他看上去可爱极了。

无论是微微发红的眼眶、
纤长浓密的睫毛、
紧张的上下吞咽的喉咙、
圆领下若隐若现的锁骨、
白皙修长的、慌乱的扣着桌子的双手、
以及红润的、正含着一根淡粉色pocky的唇。






水蜜桃味道的东西他还从未尝过。




但幸运儿含着的那个味道一定很好。










他真想尝尝。




















于是他就那么做了。










水润、柔软、毫不抵抗的、顺从的、乖巧的、享受的










幸运儿的味道和他想的一样。
我是说,蜜桃味的pocky味道真的不错。








“wow~看起来佣兵先生是位实干家呢:)”


园丁小姐高兴地说道。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艾玛。






听到艾玛小姐的声音,幸运儿才堪堪回过神来。

刚刚。


前辈。


我喜欢的奈布先生。

顺着pocky。

亲。

了。

我。


幸运儿觉得世界在眼前爆炸了,
绽放出夺目绚丽的繁花。
他觉得自己现在不能思考了。
只知道,呼吸、呼吸,
以及奈布前辈双唇的味道。





而佣兵却好似没事人一样,十分自然的回到座位上,拿起一根pocky问道,


“断掉的话就必须要找一个人一起吃掉对吧?”



“是的哟”
红蝶小姐用扇子遮住笑的超出礼仪范围的嘴角,贴心的回答道。



“谢谢。那么……”




奈布-萨贝达,

这个对食物没有敬畏心的人,

倒出盒子中最后四根pocky,

掰断了。




“抱歉,现在我可能要接受惩罚了。”


“幸运儿我先带走了。”


“祝你们游戏开心。”





THE END.




后续,




门扣上了,

剩下的人在欢呼,

唯独威廉这个肌肉笨蛋不太懂,

他仍在疑惑,

佣兵把pocky都拿走了,

游戏还怎么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爱幸运儿!!!!!

求求你们爱他!!!!!!










评论(16)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