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LIE L

Viho&Zaki



vz

圈地自萌,真人勿扰,谢谢啦!

瞎几把扯淡写的:)
各位随意看看就行❤


我对你的感情就像一颗星星,
即使粉身碎骨成尘,
所散发出的光
跋涉几个光年也要来到你的眼前。


随着报表声响过12下,导演终于决定放了dancer们的假。
“好的好的,非常感谢,谢谢大家,辛苦了,辛苦了!那咱们今天就先到这儿,明天组里剪后期,咱后天上午八点半准时集合啊!”
众人都如释重负,一个个拖着疲惫的步子争先往场外走去。嘴里还嘟囔着,“啊啊啊啊!好累啊!”“我腿都快抽筋儿了……”“淡姐,你今天那个前旋动作太帅了吧!”“哈哈还行吧!大家今天都不错,那个动作我感觉上半身都快甩没了……”
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酷炫的不行的大神们现在活像一群刚刚放学的小学生。

在这样的情况下没几分钟偌大的练习室就空了,唯有王子奇一个人还留在这里,毫无生气的倚在休息沙发上,大概是今天有些着急练的太狠,一时间松下劲来便脱力了。四肢酸痛,连抬抬手拿起手机的力气都没有,动哪儿哪儿疼,只好现在沙发上靠着。
看着空旷的练习室,惨白的灯光打在落地镜前,找出自己此刻狼狈不堪的样子,一阵疲倦无力的浪潮席卷全身,似是要把他活活淹死在其中。

现在……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啊……

昊子也不在……

可能他今天也累了吧……

自己可真算是孤家寡人了……

“不对,”他解嘲般自语道,“镜子里不是还有一个王子奇陪着我嘛。”

“还好。”

———————•

杨文昊第一个冲了出去。
迷迷登登的走了半道,过马路时下意识的向左后方伸出手,想和往常一样牵住那个人一块儿走,却只能感受到深夜街道上冷冽的空气。
脑子轰然清醒。

淦。
把子奇一个人撂那儿了。

转身就往回跑,仿佛刚才还在心里暗骂腿疼的人不是他了。
手机不间断的播着号,却一发都打不通。

可能没电了。
对。
应该是没电了。

杨文昊一边跑着一边在心里自我安慰道。
双腿机械又麻木地迈着,身边呼啸的冷风也理不清杂乱的思绪。

一片混乱。

杨文昊有个毛病,他越着急的时候看着越平静,实质上脑子里已经混作一团,尽是先有的没的胡思乱想。

好比现在,明明把王子奇弄丢了,急得不行,想的却是:

zaki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和小朋友一样。
乱跑。
话多,又活蹦乱跳的。
没了他这条街都安静了。
真安静啊。
下次……
淦,把人弄没了,Dino搞不好会骂死我。

烦,
真烦,
烦死了。

———————•
Bang!

神奇!

这样漫天神游还能正确回到拍摄楼的人除了神奇,确实没有什么好形容的了。
按他杨文昊对王子奇的了解,这个人绝不会单独去酒吧夜店之类的地方,即使他现在早就已经过了十八还是对这种地方保持距离,当然,也不太愿意杨文昊去。

子奇不太喜欢人多,他有把握。

一路按原道往回跑,都没见着人,估计还在楼里。杨文昊摘了墨镜抬头望了望。

果然。

心下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可是却不自觉地带上些许怒意,拍摄这一个月来两人终于有大把时间重新聚在一起,除了关于比赛的舞蹈设计,王子奇大部分时间,或者说,几乎全部都听他的意见。从两人安排一间住宿,到午饭吃什么,衣服搭配……处处都留有他的影子。


形影不离———是这个说法。

可是今天晚上去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状况。这是他第一次没和王子奇一起走,也是第一次,他不接他的电话。
杨文昊心情暗沉的想着,似乎完全忘记了是自己先把别人忘了的事实。
他一步步迈上台阶,手中仍然不停地给王子奇发着微信消息,语音里的声音像一匹被偷袭后蓄势待发的狼。
低沉磁性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无愧于最强dancer的称号,体力非一般人可比,跑了一个来回后居然又大气不喘地飞快上了七楼,他站在虚掩的门外听到对方手机里微信提示音不停的响起,而自己这边仍然一条回复也没有。心情忽然莫名糟糕。

杨文昊有些粗暴的踹开门,想象中令他气急的场面并不存在。只看见沙发上蜷着一个瘦削的身影。

他悄悄走过去,单手撑脸压在沙发背上,向下端详着————衣服是The V的未上市新款纯黑帽衫,套在对方的身上显得有些过于大了,昨天刚拆了脏辫,所以现在头发松松软软的散开,遮住了小半边脸。凑近了轻轻一闻,是杨文昊最喜欢用的桉树叶和薄荷味儿的洗发水的味道,清新又精神,和他的性格像极,睫毛纤长,闭眼睡觉时完全没有跳舞时那样的活泼样子,却十分柔和,安静,能够令人完完全全放下戒心。

这样的人怎么能让人生出气来。

他的情绪霎时全无。

杨文昊伸出手,轻轻揉了揉王子奇的头发,学着对方早晨叫自己起床时的声音柔道“Zakiya,咱们起来吧,好不好?回去再睡。嗯?”
王子奇却没反应,今天累的狠了便睡得沉比往常沉了些。他也不急,只是用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对方额前的碎发。
一时间房间内寂静无比,只剩下两人浅浅交错的呼吸声。
杨文昊想,这样也不错,子奇陪着我,这样就不错。


不知过了多久,就到杨文浩都快要睡着了,手底下的人轻微一动,慢慢翻身坐了起来,一脸迷茫,显然是睡的懵了,杨文昊看见有些好笑的说道“Zakiya,我看你才是最难叫起床的人。”
王子奇还没反应过来,
“啊……昊子……你不是走了吗……”

“发现丢了个学长,又跑回来了。”杨文昊发现对方难得的示弱委屈。

“哦……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呢……”王子奇又说道,还在为之前杨文昊忘了自己先走的事别扭。

“不可能的。”

杨文昊毫不犹豫的说,几乎有些类似于发誓般的认真。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的。”

“嗯。”
心里的烟花刚刚好像放飞了。
不然为什么自己这么高兴呢?

王子奇想,

就好像自己刚得到第一个街舞大奖时一样。


“啊……两点多了,那我们回酒店吗?”
杨文昊实在不想两个人一起在练习室里凑合,何况今天王子奇还脱力了,不回酒店休息是绝对不行的。

“好。”

王子奇刚站起来就又重重的摔在沙发上,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昊子,我昨天使劲儿大了,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明天”“别那么多话,上来吧”
杨文昊躬下身子示意要背着他。
“……”

“快点儿着,我要困死了。”

“……好吧。”

王子奇最终还是屈服了,他说过,杨文昊认真的时候像头紧盯猎物的狼,好像如果他再推脱,他就要直接上手了一样。

杨文昊背着他慢慢的往回走。却不再有一个人往回赶时的寒冷。

两个人果然比一个人要好。

想到这儿,他微微偏头朝会在他背上睡着的对方说道,
“Zakiya”

“嗯?怎么啦?”

“下次,我是说,以后,你走前面,我在后面,行不行?”

“为什么?”

“免得下次再把某个人掉了。”

“……附议。”

说罢又把头埋在对方肩上,免得忍不住把笑意一下全撒出来。




PS:)

于是,人们再也没有见过杨文昊走在王子奇前面,并且时常看见他走到门前后,又仿佛想起什么一般,猛地往后退几步,非让王子奇先走出去,自己在慢慢踱步而出。


神经病啊:)

评论(8)

热度(116)